郭德纲凭什么火了这么多年?_尼拓传媒
明星经纪公司
郭德纲凭什么火了这么多年?
日期:2019-04-03 10:16:38

相声演员扎根剧场,面向观众,在舞台上经常会碰到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要如何处理?处理的水平如何?考验着一个演员的艺术修养、境界和反应能力。在行业术语中,称之为“现挂”。“现挂”能力是相声演员的基本素质要求,是必须要掌握的技巧。

相声的艺术表现形式主要是“包袱”。“包袱”可以从多种角度来分类,最常见的就是根据内容来分。相声借鉴了评弹艺术的术语,将相声包袱的内容分为了“肉里噱”和“外插花”。

简化的来讲,“肉里噱”就是相声的骨架。是主题。“外插花”就是相声的血肉。

“肉里噱”也有“包袱”比如三翻四抖,讲述一个完整的主题,最后有个“包袱”做底,可以作为一个小相声段子。

但是一个完整大段的相声作品,必须有“外插花”来丰富内容。而说到外插花,必不可少的就是“现挂”。

1

现挂是指相声演员表演时见景生情,临时抓哏取笑。如果抓的好,具备针对性和趣味性,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郭德纲在单口相声《济公传》中,就有非常多的精彩“现挂”。

有一回说到济公住黑店,黑店掌柜的和伙计合谋要杀济公,说到伙计举刀正要劈,现场气氛紧张万分,突然台下有观众的手机铃声响了。

这一下就把现场气氛给破坏了,观众紧张的情绪都被铃声吵醒了,如果置之不理,这个大段的叙述铺垫就全白费。

只见郭德纲面不改色,依然保持着伙计提刀的姿势,一脸纳闷的表情转过头来说了一句:“哪儿来的音乐?”随后又模仿济公口齿不清的口吻,起身手指那位手机响了的观众:“你、你给我关喽!”

因为观众明知道剧情里济公不可能被杀,黑店的如意算盘肯定会失败的,这一下正好卡在“刺杀行动”即将被济公识破的档口,一句:“哪儿来的音乐?”进入了剧情,成为了刺杀失败的原因,而郭德纲又借济公之口,对手机响铃“既破坏了济公的好事,又破坏了自己的演出”表达了“不爽”。

当场鼓掌声叫好声四起,一个“现挂”大获成功。

而手机响了的观众呢?本来铃声破坏了演出是非常尴尬的,结果一个“现挂”让全场观众叫好,自己这个尴尬在哈哈一笑中也就被遮过去了。

这如果是没有经验的演员,演出节奏被打断,气氛全没了,自己感到无辜,其他人再迁怒于那位响了手机的观众,整场演出可就失败喽。

2

那现挂是不是必须是当日当时临时起意的呢?也不一定。很多现挂创作于相声表演的过程中,如果当时用的效果好,相声演员常常会保留下来,丰富到自己的作品当中去。这就又涉及到一个相声文本的问题。

郭德纲有一段采访,是在德云社十五周年时,后台与记者闲聊时提到的。

就是他和于谦的相声,基本没有详细的文本。都是他自己根据当天准备表演的主题,大概的列一个提纲,在演出前和搭档于谦对上几遍,于谦再根据自己丰富的捧哏技巧,对如何配合这个主题在心里打一个腹稿,这样就上台了。

在表演过程中根据观众的反映,边表演边对内容进行拆洗组合,配合临场的现挂,这样一场表演常常要持续半个小时到四十五分钟甚至更长的时间,却能保证火爆的现场效果。

这段采访之后,在观众中间甚至同行之间引起过广泛的讨论,大概有两种怀疑的论调。

一是郭德纲吹牛,其实他们是有文本对过词的,之所以这样说,是过度的夸张自己的能力。

二是郭德纲不尊重相声,说相声怎么能没剧本呢?没文本就是瞎说,是毁相声。

其实这是对郭德纲的误解。产生这样的误解的原因,就是不懂相声的历史,不懂相声的艺术特点。

首先说传统相声的文本。同一个名称内容的相声文本,常常会有多种不同的版本。因为相声的文本属于民间口头文学。它不是某些作家正式出版独家版权的著作。而是通过师父带徒弟的口传心授而来的。

口头文学的流传,必定充满了变异性,再加上一代代相声演员的再创作,不断的丰富演化,因此同一段相声作品,在不同的演员手里就形成了不同的文本。而这个作品的内容框架基本是不变的,变化或者说不断丰富的再创作,就主要来源于“现挂”的积累。

3

旧社会时期的相声艺人,“现挂”的本事是很大的。绝不是后来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那样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词”式表演。可以说老艺人使用现挂是一种艺术本能的习惯。分析其原因,就是由当时所处的环境和表演方式所决定的。

早年的相声进不了剧场戏院,只能在街头撂地。街头的观众那是随时来随时走,流动性非常大,而且每天来来往往的人都不一样。相声演员就得挖空心思地与观众交流,吸引他的注意力,把观众留下来。相声不同评书,一段演完就完了,不可能留个“扣子”吸引观众天天来,所以就逼着演员用“现挂”。把当场的观众逗开心了,赏下钱来,演员才能生活。

另外那时候的相声演员大多文化水平不高,甚至根本不识字。当然也就不可能靠文字文本,靠的就是师父口传心授的内容。

这个内容既包括主题“梁子”,也包括技巧。“梁子”不变,技巧就只能由演员凭能耐发挥了。

所以相声演员有个术语叫:“把点开活”,“把点”就是上场说个垫话之类的看观众的反映,“开活”就是决定表演什么内容。而“现挂”就是最能体现“把点开活”精髓的能力了。

相声艺人称“现挂”的包袱叫做“挂口”,就是临时挂上去的意思。

能挂上去就能摘下来,一场表演下来,把那些“使响”了的现挂总结提炼出来。下回再遇到同样的情形,就可以接着用。如果现场不合适,这个包袱就可以舍去,也不会影响主题的进行。

一代代的相声艺人就是通过这样的实践,以强大的“现挂”能力不断地丰富作品内容,才形成了同一个相声作品,在不同的演员演绎下会有不同的版本,并且各有特色绝活的行业特点。

4

但是后来相声“现挂”越来越少了。其原因也正对应了当初。

一是演出的场所变化了。当初在街头撂地,后来进了茶馆剧场,再后来上了广播电视,从直面观众,到隔离观众,甚至最后不需要观众了。没有了与观众的交流,“现挂”当然也就消失了。

二是相声演员自己不创作作品了。当然有不少作家本身对相声研究造诣很深,创作了不少脍炙人口的经典相声。但是从演员自身来说,自己表演的作品不是自己写的,不是在表演的实践中磨合总结的,所有的表演也就完全为了贴合别人的作品而服务,“现挂”也就无从谈起了。

第三点,有了前辈积累下来的大量固定脚本,有了专门的剧本创作的班底,有些演员就失去了再创作的动力,加上艺术水平素养太低,也没有抓取现挂的能力,别说把现场意外变成段子里的包袱,能不忘词尴尬冷场就算不错了。

再就是相声进了广播电视,就要考虑社会影响,无论是从时长限制,还是对内容的绝对把控,在不懂相声但有发言权的平台方这里,是绝对不能允许相声演员自由发挥“现挂”的。

5

可喜的是,随着人民群众对娱乐生活的需求越来越丰富,近十几年来,相声剧场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遍地开花。演员和观众在剧场又有了面对面的机会。“现挂”也越来越多地让观众领略到了久违了的相声魅力。

如今在网络上,流传着丰富的相声视频,其中德云社相声独占鳌头,尤其是一些粉丝经过剪辑的各种“现挂”合集,充分体现了相声“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超强逗笑效果。

郭德纲把传统相声在小剧场复活,回归的不只是几个老段子,还激活了相声生存的土壤和文化,这种回归和激活,是这个时代重新赋予传统文化的生命,群众的需要就是传统相声回归的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