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排行榜分析:华语乐坛的受众有多复杂_尼拓传媒
明星经纪公司
音乐排行榜分析:华语乐坛的受众有多复杂
日期:2019-08-19 11:40:37

今年,我开始重新关注各大音乐排行榜。我不知道如今朋友们听歌,是否还把排行榜当作听音乐的选择参考资料。大数据计算下的榜单,缺少理性是必然的,但仔细观察,也能找到这其中很有意思的点。

一、出乎意料的榜首

在几个不同的新歌榜单里,刘宇宁不是名列前茅就是第一名,这很出乎我的意料。就在今年年初,刘宇宁参加《歌手》的时候,全网都还在质疑网红为什么能上节目。很多人不解为什么非要在流量里找唱功,瘸子里挑将军。但现实就是,即便“高端”如《歌手》也要放下身段,向时代妥协。

正如我标题写的,这令我出乎意料。半年前仿佛全国99%的观众都在质疑,但现在看来,那99%可能只是全部音乐受众的1%。我曾经说,互联网带来了无数新的音乐受众,这些新受众的数量多到你无法想象。也许你不喜欢,但这就是当下的大众审美水平,他们有碾压性的数量优势。就像是二十年前人们爱听《祝你平安》一样。放下偏见很难,但你要想明白,在庞大的群众数量下,你的“偏见”真的就成为了偏见。

二、意想不到的定海神针

我本以为薛之谦会因为两年前的事件而渐渐沉沦,但事实却是,前十的歌曲里好几首都是薛之谦的。这首先证明了,薛之谦确实拥有一批“音乐忠实受众”。这些歌依旧是没有时代元素的传统芭乐,这样的歌现在写,跟十年前写,二十年前写没有任何变化(可能旋律还没有20年前经典)。甚至,薛之谦唱,刘宇宁唱,甚至大壮唱也没有违和感。

很多人不理解,跟薛之谦同期出道的歌手都封了神,为什么薛之谦以前没红,反倒很多年后的今天火了。但同样的,十年前的主流歌手,都开始做先锋音乐了。不止他们,现如今的音乐市场,连那些偶像们都在努力与世界接轨。每个人都在进步的今天,反到传统“苦大仇深”情歌变得很稀缺。但这种音乐的受众数量非但没减,反而增加。

其实时代的发展往往就是那么无独有偶,当我们经历了崔健,罗大佑,魔岩三杰的大师时代时。人们都以为大众的审美观念提高了,但马上电视普及全国,带来了一批新的“婴儿受众”。一时间,大众平均审美又被拉回了从前。当四小天后,周杰伦,王力宏等人席卷大江南北,我们又一次以为平均审美提高了,但网络的普及,带来了无数新受众,又一次死亡循环。

三、综艺节目依旧拥有话语权

每个榜单里都有《乐队的夏天》的影子。人人都说,音乐综艺节目不行了。但这种日薄西山只是传统电视综艺,而网络综艺还在蒸蒸日上。其中盘尼西林和BongBong成为话题度最高的乐队,无论哪个年代,引发争议是成为“摇滚偶像”的重要条件,有人爱有人恨依旧是这个时代人气艺人的必然。

但“摇滚复兴”的趋势,在我看来依旧是超市限时大促销,全场五折的短期业绩巅峰。节目一结束,很快这股热流就会烟消云散。《乐队的夏天》瞄准了那些资深音乐爱好者,知识分子,以及音乐圈儿人士,而这些人又恰恰是最热衷于在网络上发表音乐观点的群体。很多人不明白当时骂刘宇宁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听他歌的人也那么多?相反的,现在人人都在讨论《乐队的夏天》,怎么会烟消云散呢?我给你讲个故事,我大学六个同学,除了我,其他的五个真的只听歌,不讨论!而这些沉默者,就是音乐受众中的最大群体。

四、所向披靡的偶像们

绝对的意料之中,这其中确实存在了很多不理性的问题。这些打榜的粉丝,也不是单纯为了音乐而来。2019年粉丝和音乐爱好者们依旧火热,证明了“没有硝烟的战争”不只是高考。但我还是要理性的去说两句。

首先,这些偶像音乐大多都具备了“作品不出色,但意识很潮流”“缺少沉淀,但心思缜密“灵性不足,但制作精良”的特点。偶像们音乐很好,但这种“好”是依靠强大资本能力以及粉丝支持的多重结果。我不确定他们的上限是否够高。这里牵扯两件事:词曲和概念上,需要他们不停拓展感受力和想象力;制作上,这需要磕时间学。但他们向来没有时间,这很矛盾,能沉淀的没流量,有流量的没时间。但我依旧坚信,真正的天才可以兼顾这一切,年轻时的王菲可以,迈克尔杰克逊可以,哪怕现在的Lady Gaga也可以。

五、宝刀未老的周杰伦

受前些日子“帮杰伦冲榜”的影响。周杰伦的歌曲也跟着冲上了榜单,一方面确实证明了周杰伦宝刀未老,依旧强大。但可悲的是,入榜的歌都是周董十年前的,听众们还是怀念那个辉煌的千禧时代。这究竟是周董的福,还是杰伦的孽?

六、电视剧也搞音乐

乐坛影坛早在十年前就融合为了娱乐圈。既然细分市场的“滚圈”都可以上榜,凭什么受少女爱戴的电视剧不可以?

这个世界上任何国家的乐坛,都没有像我们这样即多元又多层。这是好事儿,我们需要与时俱进的音乐,但依然有大部分人需要那种早期稚嫩而蓬勃的粗砺活性歌曲,我们欣赏那些艺术性高的作品,但喜欢简单内敛的人也不在少数,有的人热衷艺术人生,有的人拥抱豆蔻娱乐,就像每一个刷着短视频点赞的受众一样,在一瞬间能受到感染的还是击中了感官、直觉、幻想与寄托的民间生命力,而屏幕那边源于的多是欲望、本能、热爱与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