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作品到生活,如何评价罗大佑?_尼拓传媒
明星经纪公司
从作品到生活,如何评价罗大佑?
日期:2019-08-28 10:45:13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上世纪八十年代成方圆翻唱的一曲《童年》,令内地观众认识了词曲作者台湾歌手罗大佑。

罗大佑,1954年出生于台湾一个医学世家。父亲虽是医生却相当喜欢音乐,要求孩子们自幼学钢琴,由此打开了罗大佑终其一生的音乐之门。

虽然罗大佑成年后秉承父意做了医生,可他从未放弃玩音乐。他在医生与音乐兼顾情况下,加盟滚石唱片公司竟也玩出名堂,第一张专辑《之乎者也》就一炮打响。后来他干脆放弃医生职位,做了专职音乐人,自此创作出大量经典金曲传唱不衰。

也许是他沙哑嗓音之故,其自身与台湾金曲奖结缘不多,可他作为金牌音乐制作人却捧红许多歌坛巨星,成为台湾响当当的音乐教父。

如今已年过六旬的罗大佑依旧活跃在乐坛,可有人却说罗大佑早已过时,那我们又该如何评价罗大佑呢?

一,关注社会时政心有大爱情怀的时代斗士。

上世纪七十年代,罗大佑初出道时,台湾还处于审查严格限制创作自由时期,台湾乐坛多是翻唱日本或欧美歌曲,纵有原创亦是靡靡情爱无病呻吟之曲。

也许是罗大佑学医生涯时刻要面对生命尊重生命,见惯生死百态对社会有着很深认知。其耿直性格使他无法压抑内心愤懑,只想要说些什么一吐为快,音乐就像其手中的手术刀剖析生命抨击社会。

1982年,罗大佑第一张专辑《之乎者也》问世,就犹如一磅重弹炸醒了台湾沉闷氛围。“大家都知之,大家都在乎,袖手旁观者,你我是也”,罗大佑一反靡靡之音,将西方摇滚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用简单直白短句抨击世人对审查压抑现状,麻木容忍无为之态。台湾民众在罗大佑歌声中,除了感觉耳目一新,更多是反思自己对时代的认知态度。

“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该专辑中另一首歌曲《鹿港小镇》,同样简单直白描绘了,大城市过度追求文明,诱惑世人皆奔大城市打拼,却割裂了世人心中对故乡的难舍之情,引发远离家乡打拼者广泛共鸣。

随着《之乎者也》专辑大卖,罗大佑自己设计的黑衣黑裤黑墨镜造型,被贴上了愤青歌手标签。罗大佑有话要说,与同时代歌手商业气息形成最鲜明对比。他随后推出第二张专辑《未来主人翁》,依旧沿袭批判风格,却也给自己带来封杀麻烦。

专辑中的歌曲《现象七十二变》,不但唱出了社会纷繁复杂的世间百态,甚至用一句“是个什么样的心理因素,每年要吃掉一条高速公路”,暗讽台湾政府贪腐浪费之巨,直接导致台湾政府严令罗大佑剔除涉及政治词句后,才能发售专辑。

封杀虽然使罗大佑感觉愤懑低落,可是阻不住他对社会时政的关注。九七香港回归前,他曾用《皇后大道东》写出了港人对回归的彷徨以及对未来的预测。而一曲《东方之珠》则表达了对国家民族强烈认同感,这也是罗大佑身为中国人最引以为傲的感触。

2004年罗大佑为抗议美国要求台湾出兵伊拉克,竟然在其演唱会上撕碎其美国护照,主动放弃美国国籍。他就是如此用自己的行动与歌曲,虽有批判却彰显着浓浓家国大爱情怀。如此罗大佑被称为时代斗士应不为过。

二,推动乐坛发展带出无数乐坛传奇,当之无愧的音乐教父。

随着媒体过度渲染,言过其实的乐坛天王天后满天飞,也许只有无门徒却捧红无数乐坛传奇的罗大佑,被称为音乐教父是少之又少货真价实的称号。

罗大佑上大学时,因缘为电影《闪亮的日子》制作插曲,初试牛刀的他创作的同名歌曲,就令演唱者刘文正名声大噪。虽说刘文正原已有些名气,可他能爆红事业更上一层楼,罗大佑功不可没。

随着罗大佑签约滚石成为音乐制作人,其最具里程碑意义的是挖掘了黑衣天后苏芮。本来苏芮只是酒吧驻唱,其粗犷的声音异于邓丽君式的甜美之声,一直未得世人关注唱不出来。

当时罗大佑为电影《搭错车》创作了主题曲《酒干倘卖无》后,发现唯有苏芮声音中爆发力,可与影片中感情强烈喷发的情绪契合。苏芮由此一炮而红,一改台湾乐坛甜美路线,成了频上热曲榜首的摇滚女神。难怪苏芮淡出歌坛后,谁也无法请动她做演唱会嘉宾,唯有罗大佑可以。

罗大佑身为音乐制作人,并非像他人那般为歌手量身打造歌曲,而是按着自己内心创作歌曲,然后再来寻找合适的声音。回思被其捧红的张艾嘉、潘越云等巨星,如此教而有方的罗大佑,被称为音乐教父为过吗?

三,为音乐恃才任性逃离家庭寻找家庭,最终回归家庭的罗大佑。

罗大佑曾写过三首《家》,将其对亲情、爱情的理解融于其中。第一个家是父母给他的童年记忆。也许他觉得那是对其音乐梦想的制约,当他终为挚爱音乐,背离父亲想让其安稳的意愿放弃医生职业,为真实的自己逃离童年的家时,只“轻轻地爱它,轻轻地想它”,直到父亲去世才发现其实父亲教会了他好多东西。

第二个家是罗大佑逃离后,追求炽烈爱情想寻找的理想之家。他爱过张艾嘉,甘愿将自己精心打磨五年的《童年》,送给她做第一张专辑主打爆红。却终因他更专注音乐,无法给她想要的陪伴而无缘在一起,两人却成了几十年挚友。

后来罗大佑与台湾美女巨星李烈,苦恋十二年结婚只有一年八个月,终以离婚余生不往来结束。他反思婚姻失败皆因自己任性,只要她来适应。他喜欢养鱼,就将八组大型水族箱赫然摆在家中,不喜欢了就弃之不管,收拾残局的是李烈;他喜欢睡前最大音量听歌魂魅影,无法入睡必须适应的还是李烈。当她终于无法忍耐选择离去时,他才醒悟只能以一曲《停不住的爱人》表达对李烈的歉意。

爱情婚姻失败,一度使罗大佑发誓只找情人不再结婚。

第三个家是罗大佑终于成立的家。2009年他再度结婚了,2012年妻子为他生下女儿。已经58岁的罗大佑在女儿出生那刻才真正理解了父亲,理解了家的完整意义。

也许罗大佑昔日为音乐恃才任性逃离家寻找家,如今他每天陪着妻子接送女儿上下学,然后玩音乐,变得更柔和成了负责的好父亲好丈夫,安享家的完整温暖。

观罗大佑歌曲没有小情小爱的造作,也许只能属于小众范围,不如商业口水歌流行度高,可它会流传永恒。如今《现象七十二变》已被收入大学语文课本,足以证明罗大佑就是一个时代印迹。

罗大佑一生为音乐,从时代斗士、音乐教父到终归家庭的父亲角色,从犀利批判到温暖路线,他呈现给世人一个有血有肉有爱的最真实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