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镜子》:做好孩子的第一任老师_尼拓传媒
明星经纪公司
纪录片《镜子》:做好孩子的第一任老师
日期:2019-09-10 10:06:57

前不久,电视剧《小欢喜》中英子跳海那一段,把很多观众对宋倩积累了许久的不满彻底激发了出来。一时间,群情激愤,宋倩控制欲几乎成了那几天微博上的主力热搜,很多网友在评论中激动地表示,控制欲爆表的宋倩,简直就是自己亲妈本人。

虽然如此,《小欢喜》毕竟只是个剧本,它在激起一大波共情的同时,也注定要有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因为这个结局既是剧中人物成长的见证,又符合观众潜意识中对美好未来的憧憬。毕竟谁都希望自己遭遇的困境在通过一系列努力之后能有一个圆满结局,对吧?

然而现实呢,那些和英子一样的孩子们在经历过和父母一起沟通反省成长后,会迎来最终的和谐安宁吗?去年央视有部纪录片,也正好探讨到了这个问题。

《镜子》讲述的是一群因各种原因辍学的孩子或自愿或被迫被父母送到一所特殊学校接受心理培训(前后)的故事。

01

16岁的家明,父母都是在国企工作的知识分子,夫妻俩关系和睦,三观一致。照理说,在这种背景下长大家明,一般不该跟“问题小孩”扯上关系。但事实上,在被培训学校老师接走前,家明已经辍学一个多月了。至于辍学原因,家明爸爸认为是网络造成的消极影响。

对了,家明的终极梦想是做一名浪迹天涯的背包客。家明自己宣泄的理由如下。总结起来就是受不了父母控制欲太强,说话不算话、不相信他,等等一系列让他不得不揭竿而起的行为。

听完儿子在视频中的控诉,家明爸爸并没有触动,反而自信地认定儿子是在为不上学找借口。家明父亲的这种蜜汁自信不仅表现在对儿子的态度上,在和培训老师沟通中也能随处可见。比如培训学校在对孩子进行心理辅导的同时,要求家长也要参加相应的课程。

接到学校邀请,家明父亲的态度仍是不以为然。后来勉为其难去参加了家长课。觉得自己意见没受到重视的家明父亲脸上一直是一副“哎呀跟你们说不清楚”的表情。然后还有家明妈妈,上文提到过这夫妻二人三观一致。指的就是他俩在对待家明这件事情上,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几乎一模一样。妇唱夫随,非常合拍。

都说维持夫妻关系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三观相合,看来还是有些道理。

02

说完家明,再来看片中出现频率较高的泽清。14岁的泽清是自愿来参加培训的。问起原因,泽清想了一下说,听说有中央台跟拍,觉得有存在感,就来了。说到培训学校的辅导,思路清晰的泽清一本正经地表示,更应该接受81天训练的是自己父母,自己其实只需要6天家长课就够了。说到这里,泽清还特别强调了一下,说自己对父母付出挺多的。

那么,让一个14岁孩子操碎了心的父母,究竟又怎样的两个人?泽清父母也是有着稳定工作的知识分子(还都是单位骨干),但夫妻关系一直不好。这一点,从采访开始就能发现端倪。记者一进门,泽清父亲就对着镜头抱怨妻子经常半夜不回家,做事拖沓没计划。泽清妈妈呢,回到家人还没坐下,就反唇相讥丈夫当年该找个会做饭会打扫的“村姑”过日子。

据泽清说,父母的日常相处就是这样,一言不合就吵吵,吵吵解决不了就动手。而且泽清认为父母矛盾的大部分原因都出自妈妈身上。除了跟老公关系不好,妈妈在生活中对泽清也没什么耐心,总是以忙、累为借口敷衍推脱儿子的一些诉求。

每当这时候,泽清怎么表达他的存在感呢?说来令人难以置信,潜移默化复制了父亲家暴的泽清,对待妈妈的方式同样是一言不合就上手,撞墙、挠脸、抓头发,各种花式暴力,哪样顺手用哪样。每当这时候,冷眼旁观的爸爸在旁边要么视而不见,要么装睡。

除了暴力、冷漠,泽清爸爸对自己同样有着谜一样地自信。在跟心理辅导老师的沟通中,他就一再强调,在他们这个家庭中,只有他不需要改变,因为他没发现自己有需要改变的地方。结合以上种种,觉得这一家三口还真的只有14岁的泽清思路比较正常。

03

跟家明、泽清相比,远在河北的张钊来到训练营还很费了一番周折。张钊辍学是因为早恋。说起来,高中生早恋本来也不是啥稀奇事,但问题在于,早恋的张钊把女朋友带回家之后,就把父母赶出了家门。

问到辍学原因,父母认为罪魁祸首是早恋。但张钊本人不认同,并说出了原因。活脱脱一个“你越不让我干,我就越要反着来”的逆反期男孩本身。在对待张钊的教育上,这对父母前后的态度和改变明显比其他两对父母要多。

比如前期,在家长课上,老师对张钊父母提了一个问题:如果孩子说他要跳楼,父母怎么看?父母俩的反应是,一个信,一个不信。不信的张钊爸爸还振振有词地分析了原因。有种我看透了你,就不会让你得逞的小得意。但是到了后期,尤其是在听老师和张钊在视频中说的这番话之后。张钊的父母开始反思,父亲甚至尝试写信给儿子沟通,同时自己也在跟妻子讨论此前对儿子的一些过激言行,以及张钊回家后该对他做出的一些妥协。

通过这三组家庭中父母对孩子不同的教育、沟通和态度,其实也能看出一个规律,知识固然是打开世界的钥匙,但有时候也会成为固步自封的枷锁。

04

最后,来看看通过81天的心理辅导之后,这些孩子们后来都怎样了?家明最先被按捺不住的父母接回家。回家后,父母先是让家明在武汉市区模拟体验体了一把背包客生活,然后又如他所愿给买了宠物狗。但没几过天,没定性的家明就把铲屎官的重担移交给了父母。

最终,家明没有再去上学,在一番折腾之后(开网店),任性的家明最后还是揣着他的背包客梦独自流浪去了。用父亲的话来讲,家明可能就是他命中注定的一场劫难。

张钊回家后没有把父母再次赶出家门,但向父母提出心情不好,想花点钱。

张钊跟父母开的价是10000,父母商量了一晚后,给他转了8000。当天,张钊就拿着这笔钱去给女朋友买了一只宠物狗。至于泽清,经过几天的家长课,父母的关系貌似缓和了一些。但泽清回家后也没有继续上学,而是继续在网上下军棋度日。

2017年,泽清的父母再次来到中央台《心理访谈》栏目组,继续寻求新一轮帮助。以上就是纪录片《镜子》中三名“问题小孩”以及父母在接受心理辅导前后的一些经历和蜕变。

古人云: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片中的泽清也写过一段类似的话给父母:我是一面镜子,我的面孔能照出我是如何忠诚于我的父母,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心,与他们是多么的相似。

通过以上三组家庭的案例,不知我们是否会意识到,“问题小孩”的背后,更大的问题很可能是我们自己。为人父母,一辈子坚持得最无怨无悔的一件事恐怕就是爱孩子,从呱呱坠地时的“冷不冷”“饿不饿”到青春期的“要考好”“考第一”。

父母一路心系孩子成长,却极少有时间审视自己,作为孩子人生重要引路人的我们,到底有没有做好孩子的第一任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