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触不可及》:一段主仆温情之旅的背后 蕴含着法国人文之魂_尼拓传媒
明星经纪公司
重温《触不可及》:一段主仆温情之旅的背后 蕴含着法国人文之魂
日期:2020-06-19 14:37:38

  2011年上映的法国喜剧电影《触不可及》,以仅950万欧元的预算,创造了法国电影史上的又一奇迹。电影连续十周高居法国票房冠军,观影人次达1760万,相当于法国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人进影院看过这部电影,打破了此前《泰坦尼克号》创造的记录。


  电影剧情简单流畅,看似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也没有太多激烈的场面,但豆瓣评分高达9.2,长期占据top25的位置,并在当年东京电影节上荣获最佳影片和最佳男主角两项大奖。


  电影改编自法国富翁的自传《第二次呼吸》,讲述了一次跳伞事故中,主人公不仅痛失爱人且高位截瘫,他在招聘全职陪护时出人意料地选择了刚出狱的黑人德希斯,看似毫不经心的选择,让触不可及的两位主人公演绎出心有灵犀的救赎。


  在我看来,这部小成本制作的电影之所以能获得巨大成功,是因为导演牢牢抓住了两位主人公地位、种族、财富差异的“无法触及”,并以此为起点,展现了从“无法触及”到“心有灵犀”真实质朴的人性之美。


  今天,我将从主题呈现、符号化叙事、法式幽默精神三个方面解析这部法国喜剧影片的独特魅力,结合我的思考和感悟,进一步解读这部电影传达的主题意蕴与深刻内涵。


  01、主题呈现:跨越种族、阶层、财富差异的鸿沟“触不可及”的主仆走入彼此的内心,两个人的命运发生神奇变化


  电影采用第一人称手法,叙事者就是两位主人公菲利普和德希斯,叙事对象就是观众,无形中拉近了与观影者的距离,跟着导演走入了他们的故事。


  菲利普:身体残疾,无法触及社会


  贵族富翁菲利普因为跳伞事故,除了头部,身体其他地方都不能动。虽然他出身贵族、受过高等教育、幽默风趣,但由于自身残疾,他的梦想无法追寻、激情无处释放。


  日常生活中处处都是壁垒:与笔友长期保持信件来往,心生爱慕却不敢打电话;车位虽然有严禁停车标志,邻居们明知他无法开车,对此熟视无睹,而他也任由别人冒犯。


  身体残疾是菲利普悲情所在,残疾让他越来越敏感、脆弱、自我封闭。他想融入社会却作茧自缚,心灵备受折磨和煎熬,他刻意与外界和他人保持距离,在我看来,他是“触不可及”的人。


  德希斯:空有躯壳,四处碰壁


  如果说菲利普是身体残疾,那么德希斯虽然身体健康,但因进过监狱,大家对他避而远之,在社会生活中隐性触感层面四处碰壁,可以说德希斯是经历上的“残疾人”,也是“触不可及”的人。


  黑人德希斯从小在贫民窟长大,迫于生活压力去抢劫银行,因而锒铛入狱。虽然他高大威猛,但是,空有躯壳,没有目标和方向,缺乏对社会的认知,更看不到生活希望。


  品味高雅上流出身使德希斯望尘莫及,热情乐观、极强的行动力也是菲利普无法触及的。他们没有相遇的时候,无论从阶层、地位和财富都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触不可及”的两颗心相碰,互相救赎


  两个无法触及的人相遇,平等和尊重是友谊建立的前提。德希斯应聘陪护本想凑辞职信领取事业救济金,放荡不羁的他在菲利普看来真实、大胆、幽默,远胜虚伪的专业陪护。


  当菲利普的朋友劝他不要雇佣给人,并告诫他“贫民窟出来的人没有同情”时,菲利普说,“我要的就是这一点,没有同情心。”


  “对残疾人的最大尊重,就是不把他当残疾人”——王小波


  面对残疾人,四肢健全的人习惯将他们视为“弱势人群”,默认他们处于社会中的弱势地位,从而不自觉地给予同情,但这却恰恰是残疾人最不愿意面对的态度。可以像对待普通人一样被对待,正是菲利普渴望的心声。


  德希斯从心里就没有把菲利普当残疾人,在他乐观的感染下,菲利普在理解和尊重的社会认同下,体会到了生活的乐趣:给女性朋友打电话聊天;改装电动轮椅,感受飞速奔驰的刺激……


  当德希斯推着装上引擎的轮椅带着菲利普在拱桥上迎风前行时,冬日的暖阳照亮了菲利普忧郁的内心。


  两个灵魂相撞,救赎的不止是一个人,菲利普教会了他做人的原则,也重新融入社会。在得知他弟弟的情况不得不离开时,菲利普虽然难以割舍仍然支持德希斯,德希斯在离开后依然坚持着做事的原则,找到了生活的方向。


  "它诠释了最纯粹的友谊,不论肤色,不分国界,不比贫富,只在乎心与心的契合


  两人被命运折磨的悲剧角色,因为彼此的遇见和互相的扶持,他们不断完善自己,都走出了人生的低谷,寻找到自我实现的途径。


  从他们相遇到最后分开,我感觉像是在品尝一瓶岁月久远的葡萄酒,从开始的酸涩,到慢慢变绵甜,细品沉淀丰厚,值得回味。


  触不可及“爱”的背后,是可以触及的“善”


  “我真正的残疾,不是坐轮椅,而是在没有她的世上活着。”


  菲利普的这句话直戳自己最柔软的内心,对于失去的爱情触不可及。


  对于爱的本能渴求,让他们又一次获得了精神的共鸣。对于德希斯来说,又何尝不想得到家庭的温暖和社会的认同?


  如果爱对他们来说“触不可及”,那么,不同阶级的菲利普和德希斯,偶然相遇走到一起,彼此契合并互相救赎的背后,是他们各自内心深处可以触及的“善”,让他们触及到彼此最柔软的温度。


  但是,是否能够像他们一样拥有可以触及的机会缘分?也许,两个人的故事更像童话,触不可及更是社会的常态。


  在我看来,无论贫穷富贵、健康残疾,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或多或少的“不可触及”,像主仆两人这段温情又治愈的友谊,最不可多得的是,他们内心的“善”,帮助对方“触及”到更多原本的不可能。


  02、符号化叙述:“身体”、“彩蛋”、“耳钉”都被赋予了独特的喻意,搭建起了触不可及的“爱”的精神内涵


  “每一个信息都是由符号构成的。”——语言学家雅各布森


  意义通过符号表达出来,影片中的符号叙事无处不在。在信息传达者“编码”和接收者“解码”的过程中,解读符号背后的所隐含的意义,从而呈现电影创作者所表达的内涵。


  主仆的互相救赎是影片的主要脉络,菲利普对“爱”的“触不可及”到“触及”,则是电影的又一脉络。电影中对爱的独特符号隐喻,主要有以下三方面:


  ①身体作为符号载体,呈现爱的渴望


  身体从来不只是肉体,同时也是意义符号的载体。


  菲利普的身体符号是残疾、无力,但是他的心灵深处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把他当做健康人一样的尊重和理解。


  他的内心渴望健康、真真切切的生活,从他对两幅画长久的凝视可以感受到他内心的波动。


  一副画是一滩血迹,菲利普的评价是“在安谧、祥和中有一丝丝暴力”。溅出的血是静止的,但来自身体,隐含其中的是暴力或意外,菲利普的看法是矛盾的,但也可以窥见其身体的无能与灵魂的旷野。


  另一副画是一位背身而坐的姑娘,姑娘的前方还有一具相同姿势背身而坐的骷髅,整幅画构成矛盾的符号。“我希望看看她站起来转过身来的样子”,是菲利普对柏拉图式精神恋爱的女笔友向往的反射,也是他对鲜活生命的喜欢与爱慕。


  没有人需要安静和隐没,就如菲利普一样,我们需要的是鲜活的生命。


  ②彩蛋与复活,彰显爱的延续


  彩蛋又可称为“复活节彩蛋”,最初蛋象征“春天——新生命的开始”,彩蛋作为复活节食物,象征生命的活力与生机。影片中彩蛋出现过三次:


  德希斯在第一次去菲利普家中应聘时,顺手偷走了菲利普的彩蛋;


  德希斯应聘回家后,把彩蛋送给了母亲;


  德希斯从菲利普家离开时,安排好了菲利普与女笔友的见面,并把彩蛋放回到咖啡桌上。


  除此之外,彩蛋还在一个重要时机被提到:菲利普敞开心扉向德希斯说明自己瘫痪的原因,并说明彩蛋是已故妻子送给他的重要礼物。


  彩蛋象征着菲利普已故妻子爱丽丝,是对妻子的缅怀。值得注意的是,整部影片中菲利普的妻子作为喻本是没有出现的,彩蛋作为喻体在影片中也处于缺失状态,只是用语言来阐述。喻体与喻本同时缺失加强了这一换喻的表达效果,凸显了菲利普长期处于痛失爱妻的阴影中这一隐含信息。


  影片结尾,德希斯交还彩蛋,并帮菲利普约来女友见面。此时,彩蛋喻为复活,菲利普打开心房,重燃自己对爱情的渴望。隐喻的喻本转为菲利普新的爱情,此时喻体与喻本都在场,与之前同时缺位形成鲜明对比,通过对比,凸显情感的复活与重生,也代表了菲利普的新生。


  ③耳钉与耳朵,是勇敢去爱的象征


  耳朵作为触感的媒介,是唯一能够让残疾的菲利普感受到爱情愉悦的器官。通过耳朵这一媒介,菲利普可以感受到自身对于爱的欲望,基于此,耳朵为耳钉的出现提供了契机。菲利普称赞德希斯的耳钉很帅气,于是他生日时,德希斯送了他一枚耳钉作生日礼物。


  耳钉不仅能体现出德希斯对菲利普的关心,还代表了他对德希斯的依赖。菲利普在与女笔友感情发展最顺的时候戴上了耳钉,当他决定与笔友见面时,他把耳钉摘了下来,鼓起勇气不在依赖别人,勇敢地去追求爱。


耳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