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喜之作《怪物之子》如果宫崎骏引退了,我们还有细田守_尼拓传媒
明星经纪公司
惊喜之作《怪物之子》如果宫崎骏引退了,我们还有细田守
日期:2020-07-02 21:11:30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2006年看到《穿越时空的少女》时,对那句“Time waits for no one”(时间不等人)念念不忘。


  那时候能拍出如此优秀的动画电影的细田守还算不上顶级大导演


  但没想到一部简单清新的作品却可以直击人心。


  细田守的世界


  细田守(Mamoru Hosoda)是一名日本知名长篇动画导演,他执导的《数码宝贝(1999-2000)》让他在动画界小有名气,随后执导的《穿越时空的少女》以积极阳光而又独特新颖的视角表达了人生中充满光明的美好一面。之后的作品有《夏日大作战》、《狼的孩子雨与雪》、《怪物之子》、《未来的未来》,这些作品都是细田守从自身经历出发,贯穿了对于亲人的相处之道以及对孩子成长教育等诸多有趣的、富有人生哲理的、积极向上的情节。


  他的作品有着独特的风格,使细田守一跃成为继宫崎骏之后让国人期待的动画导演。


  细田守的电影之所有有魅力,与他运用的手法和选材是分不开的,虽然有很多人把他当做宫崎骏之后的动画大师,但细田守的无阴影作图、题材构架都是从现代社会入手的,他的作品分别发生在校园、家庭、社会中,他会将作品与现代社会背景相结合,能够引起观众的共鸣,同时也能够传播正确的价值观。


  在《怪物之子》的设定里,人类世界之外还有一个怪物生活的世界。而两者之间的交界处则是人间界的涩谷,在怪物界被称为“涉天街”。故事讲述了某一日,孤身一人的少年误入怪物世界,遇到了同样孤身一人的怪物,两者相遇之后发生了一系列的故事。平行异世界,热血格斗,情感治愈,细田守作品的格局似乎变得越来越大,元素也越来越丰富,《怪物之子》的故事、画风还是挺吉卜力的,虽然并非吉卜力出品。但宫崎骏之后,总要后继有人吧,细田守或可期待。


  领悟你的师父,把自己变成他


  没有父亲母亲,并且离家出走的青春少年与一位孤独的、不被看好的、怪物世界的宗师候选之一的熊彻相遇、追随、修行、互相成长,最终一起帮助一郎彦克服黑暗并回归。


  影片中塑造了“熊彻”这一怪物父亲的形象。


  熊彻性格直率冲动,不受欢迎但很强大,他是为了达到目的或不择手段的性格,最初收养人类的孩子九太也是因为自己能够成为宗师才需要一个徒弟。在影片中师徒俩性格反差极大,冲突不断,熊彻不懂如何教育孩子、传授武功,只好努力做着每一个动作,任由九太偷学。


  另一位怪物父亲形象是品格一流的猪王山。


  他是怪物世界最负盛名的总是继承者,一心为了怪物世界的发展而努力,但他有一个秘密,就是隐瞒了样子一郎彦是人类孩子的事实,导致一郎彦从小都觉得自己是怪物世界的一员,当他长大后发现自己并不是怪物而是人类时,深陷入自我怀疑和否定之中。


  猪王山是一个好的领袖,但不是一个称职的师父,也没有尽到做父亲的义务,他以仁慈之心收养了人类之子,却无法正确的教育,他对一郎彦满是关怀,却以爱的名义隐瞒了真相,最终导致崇拜父亲的一郎彦受到更为致命的打击。


  反观熊彻,他虽然对九太不那么用心,但是他也有父性的理性的自觉,世界大多数父亲和熊彻一样,无法正确的用语言来告诉孩子自己内心真正的东西,随着两人之间的联系更加密切,熊彻从最初的利我,到最终的利他,两人是在互相成长,互相反省,最后当九太即将被内心的黑暗吞噬、面临巨大危机时挺身而出,不惜牺牲自己化为九太心中之剑与之血脉相融,完成了从师父到父亲的转化,肉体上虽然消亡但精神在继承中得到了永生。


  “九太”经历严酷现实的考验之后不断成长走向了成熟;而一郎彦在爱的名义的谎言庇佑中迷失了自我,当谎言被揭穿,其世界观、价值观突然崩塌时,剩下的只有绝望和对世界的怨恨。


  所有人的成长都不是单靠自己,每个人都是他人的镜子,每个人心里的洞实际上还是需要与人相照来填补。


  片中引用并介绍了Herman Melville的古典小说《白鲸》中使用的“镜”这个概念:


  人平常是看不见自己的长相的;必须通过接近别的什么东西并与其对话的方式,才能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存在。《怪物之子》这个故事也是通过反射现实世界的方式,实现了对“镜”这一概念的接续。


  一郎彦化身白鲸,是作为仇恨的意象,如同莫比·迪克像亚哈船长复仇那样,疯狂的像试图阻止他的九太报复,影片不仅体现了一郎彦看到小说《白鲸》,还多处使用《白鲸》小说的象征,包括熊彻为了帮助九太战争一郎彦,他也化为武士长刀与九太合体。


  “合体”这个情节本来包含在《白鲸》小说的解读中,因为莫比·迪克本来就是亚哈船长的镜像,是他自己的仇恨化身,《怪物之子》利用这一细节,指出一郎彦的复仇就是要与九太合为一体。如果对小说《白鲸》一无所知,或者不能理解其中有关仇恨的象征,恐怕对于“合体”这样的情节便会感到陌生和突兀。看来,在日本似乎不存在对电影《白鲸》难以理解的现象,《白鲸》似乎也是家喻户晓的故事;但是在中国并没有多少人能够理解这个故事。


  也导致该片在国内评分两极分化。


  成长主题的诠释


  《怪物之子》中的表现手法不同于之前展示的家庭形式,而是用更隐晦的手法将他的主题“我们大人和社会对孩子们的成长和对未来应该做些什么”抛出来,这是现代社会每个家庭都会面对的。


  在怪物世界发生的一些都让男主成长,学习从模仿开始:他学着吃生鸡蛋;学着做饭、洗衣、打扫;每日接受严苛的训练…,就这样男主渐渐发生着改变,腰杆挺的笔直、个子也越来越高,目光中多了许多自信。在人生的旅途中,榜样的力量不可或缺,那是信心的源泉,更是少年人的向往和安慰。


  战胜挫折、痛苦的过程就是成长的必经之路,克服困难与挫折正是对自我的提升。


  影片中男主的成长之路也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必经之路。


  怪物的世界和人类的世界,他会选取哪一边呢?


  选择和决断是个沉重的话题,在细田守《狼之子雨与雪》中也有类似的剧情,选择做狼还是做人?这都是成长的一部分,《怪物之子》用对白来展现了人物的成长转变,九太从孤儿时期的自言自语,到怪物世界中开始与人沟通,随着剧情的发展,在即将出发去人类世界涩谷与怪物世界的朋友告别时,九太直面镜头独白道:“谢谢你训斥我,让我挺直了身板。但是,我不是去报仇的,我和一郎彦是一样的,我如果走错一步,大概也会变成一郎彦那样,是多亏了养育了我的各位,所以,我不能置之不理。”


  这时的九太语速平缓又冷静,表情也很沉稳,表现出了他思想的成熟,对亲人、朋友以及世界拥有了更为深入的思考和更加深入的认知。因为家庭缺失,人的内心孤僻,走向情绪的极端,相似经历的人互惠互助,共同成长,九太、熊彻、一朗丸、枫都是如此,九太作为所有人的中轴,让其他人都认清了自我,熊彻更是化为九太的心中之剑,成为九太一生的力量与陪伴,两个家伙奉献了全片精华的部分。


  结语


  涩谷与涩天街,两个世界的连接点,莲与熊彻,被奇怪的师徒关系所缠绕。争吵、拌嘴、打闹,却互相依靠,在坚硬性格的碰撞中,他们内心的防备与对周遭的敌意渐渐消融,被孤独所裹挟的两人,看到了更加宽广的世界与未来,也互相成为了依靠。


  人心中有黑暗,却向往着光明。关于父子,关于亲情,关于成长,细田守想表现的东西太多了。《怪物之子》是一部主流的动画片,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它都充满了正面的、积极的意味。